2011-07-29

心術不正

多年前,在飲宴上見過老千,地點是屯門市廣場某酒樓(時代那間)。

那老千真的沒半點違和感,一路跟客人玩啤牌、玩牌九(不知從中撈到多少呢?真的只為偷副牌九而來?),直到起菜、他消失了才知道,場內根本沒有人認識他。

其實老千並非稀有生物,有些老千你常看到他、聽到他。
像一些經營傳銷、種金、倫敦金的不法商人,又何嘗不是個老千?

會看穿他們,純粹是他們的本事還遠不及一個小老千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沒帳戶請選擇「Name/URL」或「Anonymous」,不需為留言而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