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05-05

曾養過一隻貓,應該是老味向朋友領養的,我當時還住在彩華,是上個世紀的事情。牠的名字是豆豆,雌性,整體跟這隻很相似,特徵是側腰有個澳洲地圖花紋。

01年12月,在出門時望著牠想:「不能帶上你呢」,想不到這一別就是永別了。

02年某日,剛從網聚回到鑽石山就從表妹口中得知:「老味已將豆豆放生」...由老味擅自帶來,再由老味擅自帶走,還真適合呢。

放生家貓真是難以想像,城市的流浪貓很難生存,而郊區的流浪貓會令其他物種很難生存。

很奇怪,我有一種「牠仍生存」的感覺,並不覺得牠已掛掉。

相關連結:
男孩的毛公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