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3-24

Y

曾以為,不會再喜歡上任何人
甚至懷疑過,是否有神經線報廢了,而失去了「喜歡」這個功能
所以當喜歡上她,感覺一切都很奇妙

從沒想過簡單的一個笑容,就能為我帶來快樂
對於快樂如奢侈品般的我來說
每次看到她的笑容,就如同獲得救贖
亦令我有餘力為身邊的人帶來歡樂

令她由心而發露出笑容,然後就能獲得救贖
如此美好的事情,世上沒有太多

所以就算嘗試過多少次、倒下過多少次
甚至可能在別人眼裡,已進化成人見人怕的怪物了
我都無法放棄,因為我就是需要她
需要有她這個人在我的生命中繼續出現

始終一生人能遇到的「需要的人」是有限的
或許再過十年、二十年我會遇到另一個
但我到時差不多四、五十歲了
亦意味著少了十年、二十年能共同渡過的時光

話雖如此,但我根本無計可施
因為我發覺這次被我「搞彎」了
到底她表情為何、感受為何
我根本無從得知

2015-10-26

29

有驚有險地,二十九歲了
早已不是能隨便戀愛的年紀了

現在在我看來,戀愛是一件很高風險的事情
一個會走進你生活、社交圈子的人
你無法預測會為你帶來多少毀滅性的影響

所以只能一直等待
等待一個值得我甘願冒一切風險、打破所有守則的人出現

2014-10-02

香港民主運動的1比0局面

香港人與特首對決的這場遮打革命(Umbrella Revolution),當前戰況由主隊的香港人領先一粒。

現時,握有一球領先優勢的主隊對球隊的戰術感到疑惑
「我們該積極進攻,還是採保守態度呢?」

他們必須明白,這個入球是得來不易的。
從來面對強隊,弱旅要爆冷,就必先以不犯錯為原則,保守些猜住先方為上策,若然球員貪勝不知輸貿然進攻,就會暴露空位予對手打反擊。

要攻,就要等待領隊的指示務求一擊即中。
當時間接近完場,到時又會是誰急呢?

或許會有人批評大巴陣太過消極、是懦夫,但最重要是能夠贏得賽事、達到目的,尢其這是場只許勝不許和的賽事。

P.S.對,我們正在領先

2013-03-04

如何令更多的人改善生活質素?

「在香港,怎樣才能令更多人改善生活呢?」早陣子,我就向某CEO問了這條問題。

會問這條問題是基於某些原因。事實上,我對對方的回應不感興趣。
不過當時有人認為我的問題太過虛無,反想知道我的想法,所以就此借機說說自己的幼稚想法。

其實我問得出這條問題,當然有所思考過問題本身。
說真的,要我改善一、兩個人的生活質素,甚至令他們小富起來並非真的很困難;
但要我改善更多人的生活,或是令他們都富裕起來就十分困難了。

因為這是場零和遊戲,你要改善生活或是富裕起來,只要向「同伴」以外的人掠奪就可以了。
而同伴的定義,各人有各自的想法和做法:有的以家族、血脈為限;有的就以公司、團隊或組織為限;還有些人以國界為限.....

只不過,他們都沒改變零和遊戲的本質,不過是將掠奪對象改成其他人。
即使是那些以國界為限的人,都只是改為掠奪別國的人民而已!

漸漸我就發覺到:「要令世上更多的人改善生活、過得好,不是取決於世界上某幾個人做了什麼、給與了別人什麼,而是地球上的每個人共同為彼此創造了什麼。」

我明白這是天方夜談,但要創造一個理想鄉,就是需要彼此共同的努力。
否則,我們又怎會珍惜呢?

P.S.如何避免「做好自己」的同時,令更多人的生活變得更差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