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-02-08

蠍與瓶(短篇)

瓶中信

在旁人的眼中,我是個為人開朗的男孩,人緣好從來不缺朋友。
但往往一班朋友聚起來的時候,我都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孤獨的人,沒有人理解我的想法、我的感受。

從來沒有人發覺,傷心的我仍然談笑自如。
從來沒有人知道,獨自沉思才是我最常做的事情。
從來就沒有人認識這個我。

世上有個徹底了解我的「人」,這個「人」正是我然信本身。
他時刻提醒我自己是個醜陋不堪的人。

最近又分手了,想找個合適的人就這麼困難。
每次分手,我都要充當壞男人的角色,這實在並不好受。

我不過是在尋求一個值得交往一生的人而已,為何就是沒有人明白?將我看成一個玩弄感情的壞男人呢?

「尋求當中沒有半點嘗鮮的想法嗎?那怕是少些,就足以成為世人眼中的壞人。所以親愛的小然信,干脆承認自己是個壞男人吧。」

其實我最介懷的,是那些被我甩掉的人對我的想法,本以為交往過就會稍為明白我,但結果總是令人失望。

「『我不是你肚裡的蟲』,這可是你對小憐說過的話啊。」

唉!我一想到小憐這個人,心情就異常複雜。她是令我最為失望的一個,我付出了那麼多,到最後竟然連朋友都做不成。而且她又纏人,分手了好幾年仍對我死纏不休,天知道又在背後搞什麼了。

「該說你天真還是貪心?『分手後還能做朋友』的想法太一廂情願了。」
「而且你真的想跟她成為朋友嗎?還是覺得還有利用價值,所以想留在身邊啊?做朋友?是『朋友』才對吧!反正都是些想適時利用的人。」

朋友間互相利用有什麼不對呢?這是在社會上很自然的事情。
確實,我會出於利益和目的去交朋友,但相對地,我也是誠心對待對方啊!

「但當對方沒利用價值的時候,就不知被你掉到那裡去了,真替你那些不知合約內容的『朋友』感到可憐哦~」

怎樣也好,跟她的關係惡化到如此地步真的讓我很難過。
除了難過還很氣結,她總是用言語來打擊我、傷害我。

「到底『妳是我人生中的污點』較傷人,還是她的話較傷人呢?這可是你在跟她分手時說的話哦~」

就算我說了再傷人的話,我為她花了那麼多心力,都不應落得如此結局吧?

「她又何嘗不是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呢?」
「我的小然信啊,所謂的分手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啊!」

這一切我都很清楚,但我不會因此改變做法,誰叫我生來就是個如此矛盾的人?

「看你們這對戀人彼此互相傷害,真有意思呢~」
「啊!抱歉,是前戀人才對呢~哈哈!」

腦海裡的笑聲隨著眼前的影象逐漸朦朧而消失,就讓自省的對話留待明天繼續。

自憐

我有個喜歡的人,我非常的喜歡他。
這沒為我帶來多少快樂,反令我感到異常矛盾,只因我被他狠狠的傷害過。

分手的臺詞是客套的安慰,以及極其過份的說話。
感覺不出半點真誠,唯一真實的只有分手的事實。

但多年前的分手並非傷痛的根源,痛處是那被謊言所污染的回憶。
或許是他的話語把我的自信都帶走了,讓我沒法相信曾被他所愛過,致使跟他一起的日子都變得不再快樂。
即使找到他為我付出過的痕跡,我又怎去確認其中的心意呢?

他的條件並非特別好,性格上,我甚至有點討厭他。
他是個滿口謊言的人,會為得到別人的認同而說謊。遇到不敢面對的事情就撤謊回避,然後躲在那些所謂朋友背後,拿別人做擋箭牌。
加上女友不停換,簡直是個沒女人便沒法生存的人。

但我對他的思念就是沒法停止。

貓語

雖然叫作《蠍與瓶》,但不僅是給天蠍和水瓶看的,任何人都適用。

希望大家都能夠確認對方的心意,別因傳達不到就誤以為對方拒絕自己。
這無法用言語傳達,只能透過交往中的一點一滴讓對方感受,過程要花上很長時間,可能到時那個人已不在身邊了,但還是值得繼續嘗試的。

雖然我不是水瓶人,但對水瓶的想法還是有點自信。
只可惜,我的生命已沒法容納更多的瓶子了。

幾日前突然想寫,就寫了這篇《蠍與瓶》,剛巧兌換了一個諾言。
大約8-9年沒寫過了,或許還未能稱上小說,但勉強可叫作短篇吧?
為免給人陳腔濫調的感覺,下半部份寫得比較短,如覺不足請自行看Blog補完。

很喜歡另一個然信,簡直為我出了一口氣,令我有衝動去寫然信跟然信自己的BL特別篇。
不過為了保障我那純潔的心靈,還是算吧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沒帳戶請選擇「Name/URL」或「Anonymous」,不需為留言而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