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05-09

寄生

鑽石山的一年多,算是體驗了「家」的生活。雖然地方不大又偶有爭吵,而我的空間亦只是一張床,但那仍是個家庭。

約在2003年3月,我帶著三個紙袋離開了,正是我帶來的那三個紙袋。

小孩是不會理會大人的想法的,正如同大人不理會小孩的想法一樣。而不管怎樣,沒有芥蒂是不可能的。

2004年10月,當我回到鑽石山的時候,感受很深。然而,那始終不是我的「家」。

相關連結:
無家

男孩的毛公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