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-06-18

10 YEARS AFTER

十年之後,會有多少位香港人得到諾貝爾和平獎?

十年之後,要如何證明1989年有過6月?

十年之後,還有哪國的網絡無需翻牆?

希望十年之後,你要對下一代懺悔的,不是沒有能力移民
而是你曾經捍衛過、反抗過卻無法阻止

而我更希望十年之後,你可以自豪地對下一代說:我成功捍衛過一些你與生俱來應有的權利,並為你們創造了良好的生活環境

[口袋怪物x遊戲王OCG]遊戲的對戰環境週期

想談談「Pokemon遊戲」跟「遊戲王OCG/TCG」的對戰環境週期。雖然一隻電玩遊戲跟一隻卡牌遊戲的商業模式很不同,但對玩家來說,兩者都一樣是要花錢、花時間去玩的遊戲。今次想從玩家的角度,去看兩者環境週期上的分別。

對戰環境的週期長短,會直接影響玩家對遊戲的投入度,若然環境變遷得太快太急,玩家會無從適應繼而放棄;變得太慢,又會缺乏新鮮感而厭倦起來。

先講「遊戲王OCG」,它最為人垢病的不是推陳出新的新卡,而是每半年修改一次的禁止/限制卡表。每次新的禁限卡表一出,就直接將整個對戰環境改變,而且這種改變往往是突變。

加上每3、4個月推出一次的新擴充包等,令遊戲王OCG的環境改變速度變得更快更急,造成的問題是:當玩家開始摸熟該時期的打法,環境就經已有所改變。

然後你砌的卡組、你對遊戲的各種研究都可能變得白費。而且就算該時期的平衡度不錯,亦不會因此而延長該次環境的長度。

這對沒太多時間的玩家十分致命。想像一下,你砌好了卡組,卻玩不了多少次就又要砍掉重練了,在如此的情況下,你還會盡心盡力去砌你只用幾個月的卡組嗎?而且這過程是要花錢的呀!(當然,這跟它的商業模式有關)

相比之下,「Pokemon遊戲」的環境改變速度就慢得多(同時較為經濟)。它的遊戲每隔1、2年推出一次,每個世代(見附註)的平衡度早就設好,只透過逐步解禁怪物和道具,及在加強版/復刻作作微調來影響環境,所以同一世代很少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。

這樣的好處是有較長時間給你去鑽研各樣事情,由每隻怪不同的玩法,到隊伍構成等,都可以慢慢深入研究。由於研究成果很少會白費,玩家會更願意花心機進行「考察」。

又由於每個世代的生命週期長,即使空餘時間不多,只要你練好怪、砌好隊伍,也能偶然花十數分鐘玩1、2場。而就算新世代到來,也能將練好的隊伍傳到新世代繼續使用。(題外話)

相對的壞處是沒有太多新的衝擊,但不代表環境會因此毫無變化,試問足球球例常改嗎?還有各種棋類遊戲呢?打法改變、主流形成等,都是慢慢演變出來的,而Pokemon的對戰環境就是這樣了。

(附註:每個世代的生命週期大約是4年,新世代首作玩2年,之後的加強版和復刻作各1年。同一世代下的遊戲可互相連線對戰及交換。)
(題外話:別以為舊遊戲會就此成為垃圾。一些舊世代被忽視的招式,可能會在新世代得到強化,加上某些招式只能在舊世代學到,所以莫講09年推出的心金/魂銀,就連04年的綠寶石都還有人在玩!)

--------

總算在黑白2推出前寫好,其實還有很多想講,例如:週期長短對製作方的影響、如何透過活動影響環境、玩法太多對新手的影響、專門wiki對環境的演變加速等....但基於不想寫得太冗長,我又不擅處理太多內容,所以就算吧。

如果你是站在另一角度的人,希望能思考一下如何留住你的玩家
若言處理不當,可是整個遊戲系列的生命週期就此終結呀

相關連結:
メタゲーム - ニコニコ大百科
Metagaming - Wikipedia
ポケモン対戦史Part1 - ネタポケまとめWiki (Part2Part3)
デッキ・カードプールの変遷 - 遊戯王カードWiki

2012-06-11

最近,天空比較藍

最近,天空比較藍

可能會有人為此而感激那些「賜予」我們藍天的人
但當日,是誰奪走我們的藍天?
是誰要我們過一些沒陽光的日子?

我敢斷言,「藍天」的回歸將陸續有來
但希望大家緊記,我們毋須向歸還贓物的小偷道謝的

貓Blog.hk

世界又向中國拉近一大步了,說的是Blogger.com為方便各地區的審查而轉址的事情

這件事上,Google固然低調,但我就只在年初於有線新聞台看過有關報道,之後,我的視線範圍內就沒人提起過這件事。(關於Twitter的經已說過太多,只可以說:如果你認為你的內容是重要的,請放在牆外)

最初印度佬被轉址,沒人提起
然後台灣被轉址,沒人提起
直到香港都被轉址了,總算有人出聲了....

但大家的反應竟是比起擔心審查,反而更在意技術問題而流失人流

P.S.正如艾未未還在發Tweets一樣,我還是會繼續寫的

相關連結:
Blogger将自动跳转到国别域名以配合当地政府的肾查 - 谷奥
為什麼我的網誌會重新導向特定國家/地區的網址? - Blogger說明
网民担忧推特审查按国家过滤内容 - BBC中文网

2012-06-04

碰壁

對我而言,寫Blog最槽的狀況不是「乾塘」,而是有太多的說話想講卻不懂如何表達
快樂的時候還好,起碼做任何事都特別得心應手
但正如以前所講:有些時候,快樂是沒法選擇的

說起選擇,就想說個關於選擇的話題
很多父母都會用第三世界的兒童來告誡我們:生於香港是種福氣

不是要向這種比較出來的幸福吐槽,只是希望為人父母的,在告誡子女的同時會明白...

沒錯,有些幸福固然無法選擇
不過你可以選擇對自己的子女好一點!
這種幸福,是你可選擇是否給予的

別忘記,對你的孩子而言,父母也是他們沒法選擇的!

ラルク的空凳封面

《DUNE 10th Anniversary Edition》的封面

之前說過歌名,今次就說封面。
空凳令我聯想到的,既不是劉曉波,亦不是夏韶聲,而是記念L'Arc出道十週年所推出的《DUNE》復刻版。

雖然叫DUNE,但復刻版的封面是沒有「DUNE」的,改以無數空蕩蕩的椅子代替。
這些空凳的意思,相信大家早就意會到,三張較大的,代表那三位已離隊的前團員,其餘較小的,就代表昔日的粉絲/支持者。

P.S.利用民主的力量,將那條彩虹再次召喚到香港來吧=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