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12-04

... TO BLUE

上個月,有一位表姐選擇了那條舊路

自小都不太喜歡她,甚至可以說是討厭,但我還是因此而鬱悶了幾天

愈來愈分不清自己為何而悲傷,因「一直存在的」?還是因為這件事?
但這件事將會成為我「一直存在的」一部份吧

我還是選擇了不出席,實在很怕那些場面,加上我現在這副模樣

事發後不禁會想到,過幾年,同樣事件會否再發生在我身邊呢?

---
稍為提一下

請理解為何封閉此(類)文
安慰什麼的,也是於事無補
不作出任何表示反而比作出表示好
要學懂「切實地為對方(我)著想

偶然也要讓我自私一下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