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12-08

ATA

我有一個天秤,我用它來計算自己的得失.
我根據自己的得失來對自己作出懲罰或補償,直至天秤取得平衡為止.

世上有很多不公平,亦不存在公平這回事.正因如此,我希望對自己公平一些.
但我已經不懂得怎去補償自己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