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-10-02

nightmare

記起了那個惡夢的壓迫感...
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...只知道那是對死亡的恐懼...是臨死前的的恐懼和絕望!
那種型式的夢作個好幾次...都是在鑽石山那兒...應該是我2-4年級的時候...
當時表哥也是在房睡的...當時會作那種夢的原因也許和對著門睡有關...(根據中三時其中一個老師所說,睡覺的時候對著門會很容易作惡夢的。那算是一位好老師,是王x澤吧^^"不太肯定)
剛才竟然突然憶起那感覺...立即滿身是冷汗...
我...看來只有這般程度,我想我怕死...我怕過不了今天(像個笨蛋呢...因為我是個笨蛋啊)

好像好了很多...但我此刻仍有揮之不去的不安....

本來不是寫這篇深沉的文章的....抱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