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-10-02

Lemon Balm

我做任何事都不是為得到別人的同情或安慰
這對我都是沒有用的,可能因為自小就太多了吧(你認為能夠幫到我嗎?你又能做到些什麼?<-這便是沉默的理由之一)
基本上什麼也不用去做,只要看和想便可以了
我們皆有悲與喜,只是...我們的一切在世上只是一些點綴(其實我最深刻的那句是:我們有的是巴黎)

另...其實我是一個喜歡試探別人吧(不能準確地說明)...有人知道單是這篇就有多少個試探嗎?(真是魔鬼的工作= =|||)
也許我能從中感到優越感吧,像控制著大局

其實我只是在釋放記憶體,不消一回又被程式佔據
p.s.uhome01也中伏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