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4-24

談L'Arc~en~Ciel的解散危機 樂團活動休止之謎

由於報道和傳聞都未經證實,本篇亦只是些個人想法和臆測,敬請不要當成事實傳播

作為虹粉,以往聽到L'Arc的解散傳聞只會一笑置之;當有人說他們處於解散狀態,會有如碰到開關掣一樣立刻解釋:只是暫停活動,不是解散>口<!

但這次真的不太尋常,《東Sports》的報道不忌諱地開名,且從時間、銀碼等,對事情描述十分詳細和具體。加上該報對音樂圈的爆料報道往績不錯,包括率先報道ASKA被捕及Mr.Children從事務所獨立等。

其實L'Arc並非一直都無風無浪,只是問題較少浮上水面,多數在內部協調處理好而已,例如hyde跟tetsuya都分別在自傳《THE HYDE》和《哲學2》透露過,hyde約在02年有交過辭職信要退團,原本亦打算就此解散。

《東Sports》的報道要點

雖然同時有其他的傳聞,但值得討論的只有《東Sports》的報道,其他就忽略不談了。

《東Sports》的報道有三個重點:
  • 想從事務所獨立的導火線,是06年舉行的15週年紀念Live有600萬日元的電視轉播費,但事務所到去年為止都未照約定分給團員。到事情被發現,事務所才道歉謝罪。
  • 事務所未經團員許可,就進行2015年賭場Live的DVD制作,最後被外部的工作人員制止。受事件影響,發售日由原定的2016年1月延至今年3月。
  • 團員對獨立有意見分歧而分成三派,主音hyde和團長兼貝斯手tetsuya為獨立派,結他手ken為殘留派,鼓手yukihiro則無意見。(工作人員亦支持獨立)

雖然轉播費的金額對他們來說未必很多,但行為本身破壞了團員對事務所的信任,這作為共事人是致命的。而DVD製作事件,會令人擔心雙方是否已鬥爭到影響工作的地步。

其實《東Sports》的報道頗為針對事務所,如果是團員方面提供情報來打擊事務所,以換取談判籌碼都不為奇。若果屬實,那些同時傳出關於團員不和的傳聞,就像事務所轉移視線的把戲了。

團員和事務所未就報道有任何回應,這或許是好事,因為當雙方都開腔提起,可能表示事情已到無法補救的局面了。

個人想到較好的解決方法是,L'Arc自行成立新事務所,再支付權利金予現事務所繼續使用團名活動,來達至樂隊的存活都符合大家的利益,令雙方利害一致。

從事務所獨立 重新活動的契機

藝能事務所即經理人公司(或稱經紀公司),但跟唱片公司是分開的。

據我的想法,事務所的困境是,樂隊或歌手進行活動是要花錢的,以演唱會為例:人工、場地租金、舞台道具、搬運器材和人員食宿等,辦演唱會是個不小的投資。hydetetsuya也在紀錄片《Over The L'Arc-en-Ciel》中表示過:「這次的WORLD TOUR,單是運送器材的費用,就可能造成赤字了」。

而且事務所又不止一個樂隊和歌手,資金週轉容易出問題。再加上L'Arc作為世界性的樂隊,團隊架構愈來愈大,各樣要求又特別高,要冒的風險就變得更大了。

偏偏現今世代最能賣錢的就是現場演出,是重要的收入來源(因為現場的體驗無法盜版),最後間接變成:L'Arc要進行活動,事務所就要冒很大的風險。

在此提出一些假說,去解釋08年開始的暫停活動原因:

07/08年的國內Tour由於各種理由票房不佳,事務所就宣布暫停活動至2011年(期間會推出CD和DVD),一來確保當時餘下演出的票房,二來亦避免辦演出而蝕錢的風險。

2012年,據說WORLD TOUR的活動資金是借來的,但看來一樣蝕錢收場。到近年的Live都有政治因素,已非單純的商業行為,包括2014年的國立競技場重建和2015年的賭場法案,相信都跟安倍首相有很大關係。

若然假說正確,暫停活動的原因不在團員的話,那麼獨立後很可能會持續進行活動。

獨立的隱憂是未必可以沿用團名,舊歌曲的使用亦未知有否限制,早幾年アリス九號也要更名為A9重新出發。而且還要擔心遭到現事務所的報復。

關於獨立意向的分歧

或許有人不認同,但團員所分成的派系立場,很符合我所理解4位團員的處事方式,從利害關係上看亦很合理。

必須強調,事務所是L'Arc的伯樂,樂隊亦在事務所待了超過四分一個世紀,所以有一定的感情,團員多少會覺得從事務所獨立,是背棄了他們的恩人。

這種夾雜了個人情感,卻又不得不決斷的商業決定,其實很像前鼓手sakura離團時的情況,而成員當日在sakura事件的取態,與現時的派系立場幾乎一樣:
  • hyde起初還覺得sakura可以留團,但都慢慢意識到不可能,所以到決定換掉sakura的時候選擇接受現實。由於有個人事務所,沒太多個人利益在樂團的事務所。
  • tetsuya很喜歡電影《The Godfather》,處事方式亦像電影中的 Michael,即使會被團員視為奸角,但為了整個團隊的存活和利益,還是會狠下心做決定。而且一直在訪問和自傳提及對事務所有所不滿,覺得對團員的待遇不好。同樣有個人事務所,沒太多個人利益在樂團的事務所。
  • ken是個十分重情義的人。tetsuya在自傳中有提過,有團員說他在sakura事件太無情,而那位團員我相信就是ken了。ken亦可能擔心獨立後引起漣漪效應,令其他樂團和歌手相繼離開或獨立(仰慕的前輩都不在了,何必繼續受氣?)而影響事務所的生計。沒個人事務所,幾乎所有利益都在樂團的事務所。
  • yukihiro沒個人事務所,但最大的利益是身為L'Arc的團員。就算支持獨立都不需要表態,避免團員間的意見太過兩極。

藏在歌曲的訊息?

在08年5月13日的讀賣新聞全版廣告,宣布樂隊將暫停活動至2011年及會推出雙A單曲《NEXUS 4/SHINE》,當中的《NEXUS 4》,雖然只是首很普通的tetsuya式Pop Song,但其歌詞內容於今次事件被重新提起。

訪問可以得知,歌名中的4是指四位團員,而NEXUS是機械人的名字,還有人認為NEXUS 4可解作NEXT US。歌詞有取材自電影《Blade Runner》(即《2020》或《銀翼殺手》)及其原著小說《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?》,該電影的Final Cut版本在07年推出,與作詞時間接近。

簡單說一下《Blade Runner》的故事背景,在近未來,由企業公司所造的機械人雖然外表與人類無異,卻沒有相應的權利和保障,只能作為奴隸被企業公司使喚,用完即棄後甚至被電影主角追殺,而這些作為奴隸的機械人就叫作NEXUS 6

如果將今次事件代入故事,可理解為事務所對團員的待遇很差,猶如奴隸一樣。

歌詞還有這樣的一段:「使い捨てられたって見返してやるさ 0からの自由を取り込んだ最強のモンスター」
我現時是這樣解讀的:「即使換個團名、不能用舊歌從零開始也好,也要取得自由」

如果以上解讀都正確,可能08年就有獨立的意向,甚至有所部署。同期出道的GLAY是在05年開始鬧獨立,兩團之間又偶有交流(著名的hyde x GLAY合演是在07年尾),當時已有獨立的想法都不足為奇。

最後,或許是我的過份解讀,電影在日本的宣傳標語是:「2020年,機械人向人類宣戰!」(2020年、レプリカント軍団、人類に宣戦布告!)該不會2020年,是L'Arc某些重要合約的到期日吧?

相關連結:
内紛ラルクアンシエル解散も!hydeとtetsuyaは事務所と断絶状態 - 東スポWeb
ラルク独立・解散報道にファンは「ねーよ」!! ラルクの解散がありえない理由 - messy
事務所疑拖糧 L'Arc~en~Ciel傳獨立或解散 - on.cc東網
NEXUS4/SHINE的訪問中文翻譯 - -+-蝙蝠とカラス-+-(with hyde)
NEXUS 4 の意味って… - エリザベスのたわごと
經理人公司 - 中文維基百科
Blade Runner - 中文維基百科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沒帳戶請選擇「Name/URL」或「Anonymous」,不需為留言而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