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12-19

暈浪前傳

上年11月4號,食完煎蘿蔔榚就出發北上(準確黎講係西北上)去有趣姨度住幾日。

之前o個晚訓得唔係咁好,訓左四個鐘就起左身,諗住係巴士訓番陣,點知上左巴士無耐就覺得唔對路,埋站、出站、停車、開車o個下搞到我好唔舒服,個司機連踩油、踩brake都唔識,下下踩到盡都唔知為咩,搞到成架車仲搖過海盜船。

係咁既情況下我梗係訓唔到喇,終於係又暈車浪又眼訓又訓唔到既情況下去到美孚站,諗緊落唔落車好呢?如果唔落車就要出到屯門先有得落,但係應該頂得住掛。我萬萬估唔到之後既辛苦程度會係幾何級數咁上升...

我已經諗定要犧牲邊件衫包住黎嘔,仲諗定之後點應對其他乘客。有樣野好好彩,就係我隔離係無人坐既,所以我成程車係度典下典下都無人理。我一路典一路諗埋d一一如一、貓貓如貓分散自己注意力,可見我已經進入左一九九九既狀態。當時,我腦海浮現出彩虹既一首歌名... Killing Me 啊~!殺左我把喇~~!

終於典到望到格仔旗,離遠見到屯門既建築物喇!但係愈近屯門架車就行得愈慢,唔係嘛?竟然望到深培先黎塞車?!結果,我有史以黎第一次望住深培咁耐。

落車行左幾步之後,都係o係天橋度嘔左出黎。

事實上,到走o個日,都仲係唔係幾舒服。

真係好貓式既一篇

相關連結:
Lost in Blue
Lost in Blue 1.5
Lost in Blue 2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沒帳戶請選擇「Name/URL」或「Anonymous」,不需為留言而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