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02-22

what can i do for you?

由那時起出現的無聲電話,給予我唯一的幻想空間

雖知道有惡作劇的可能性,但理性還是沒法阻擋我的猜想

無法想像對方受什麼驅使而撥出這些電話

我只能希望電話的另一方會感到好點

為無聲的電話而心亂,甚至自責

我竟顯得如此的脆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