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10-17

我在HKCPG的日子

HKCPG即Hong Kong Card Players Guild的簡稱,又稱CPG,中文是香港集咭社,是一個在香港註冊的合法團體,網站前身為遊戲王決鬥者機地,而我是HKCPG的掛名幹事(現在還是不是就不清楚了)。

團體上,我參與卡用法的翻譯工作,在論壇上,我曾是版主。HKCPG有數之不盡的問題,亦有一些問題是從遊戲王決鬥者機地遺留下來的。

任何版主上任時,都會被某些人質疑他的版主資格,我上任時亦是如此。由於跟代理內部的人私底下有合作關係,所以那個人及其朋友在論壇上特別放肆,特徵是愛用粗口,說不過別人就對「挺身而出的人」作出人身攻擊,因而出現不少不公平的判決,導致有會員憤而離開,某段時期主頁上用上「志在包容」四字,但很遺憾CPG有的是縱容,亦因為這份縱容,別人才看不起我們,才會那麼放肆啊...不是只要妥協便能解決一切事情。

有些會員持著跟某些版主相熟就放肆起來,這些會員是最放肆,亦是最少受到懲罰的,特徵是不用粗口,避免直接衝突,一有機會就向別人多踩一腳,善長歪理變真理。

雖然我是幹事之一,但權力完全來自版主之位,對其他版塊的事情無能力干擾。

代理內部、圈子之間、人事關係的爭鬥就不提了,因為我不太清楚。

HKCPG每星期都有聚會,隨著服眾的會員忙於學業而缺席,部份會員經常玩至失控,給不少店舖帶來麻煩,幸好不至於拒於入內。(曾有因私人恩怨而導致不去某地區聚會的先例)

在位期間,我加了一條「若無補充,不得回應已有答覆的主題」版規,由於關係到版內風氣,所以我嚴格執行這條版規,亦有會員因此被罰而離開,當時想不通,到底他做錯什麼,我又做錯什麼,其實只要把版主看成一份污穢的工作,就不會有這些煩惱。

2003年,我跟某位會員誤會頻生,我被大多數會員所誤會,聚會時常受到冷嘲熱諷,而一心報復的他更做出我沒法原諒的事情,自此,我對某些人的朋友定義感到厭惡。向團長請辭的我,最後留了下來。

2004年,受失戀影響,所以少去了CPG的網站,直到團長又一次發起改革,我再信一次並再失望一次...本質不改變的話,再多的改革都是徒然的。

從團長口中得知,希望網站以買賣為主,我不得不慨歎,一個網站由最初的資訊性網站變成消費性網站。而且會社的宗旨不知由何時開始要同時推廣動漫畫、同人等事情。

就這樣,我離開了這個我奉獻過青春的地方,這個充滿是非的地方。我離開的時候沒說過半句話,免得像要脅般,所以這幾年我極力回避CPG的事情,亦不想談CPG。我沒有下過決心不去CPG,我的離開是自然的,因為待得不舒服嘛。由於CPG的會員層面極廣泛,所以我要離開所有朋友,亦避免接觸集換卡。

近年,我才跟一位CPG的友人經常聯絡,另外還有一位較少聯絡的友人。

P.S.同期發生的破產、住宿、父母、感情、前途等問題就不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