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10-14

父與子

小時候見到父親的時間不多,所以分居後也沒有不習慣。記憶中的父親頗有威嚴,跟現在的很不同,或許是覺得有負於我們吧?

近幾年,幾乎每次見面都是為了金錢、物質,我討厭這樣,不過這是他唯一可以對我做的事。多少會羨慕《背影》裡那種已昇華的感情,但我交友太揀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