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10-17

十二歲的暑假

1999年,我完成了中一的課程開始暑假,而冰姐亦完成手術回到家。

某日,我給老姐煮了一個麵,之後跟表哥在天台玩,隔了一段時間,我聽見老媽大聲叫我們,叫我們快去看看老姐,當時我的腦海充滿問號想著:「到底怎麼了啊?」

之後的記憶開始混亂,只記得老媽叫我去路口等待救護車,跑出路口的時候,我得知何謂無力感,然後是無盡的等待,直到老媽回來說了一句:「她不會再回來」

感覺葬禮上的老姐有點陌生,他們卻對著她說著說著,真是奇怪,問我要不要進去?像老姐說的那樣,我心諗:「有意思嗎?反正對她說再多的話,她也不會回應的,因為她已經死了,這是上再多的香,祈再多禱也沒法改變的。」儘管我至今還不清楚什麼是「死亡」,但我就是清楚這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