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04-23

肉醬貓少年事件簿

幾年前,在友人家中,他拿著一支剛開蓋的酒精飲品說:「唉,忘記自己吃了藥」,然後倒了該支飲品,我問他為何要倒,他答:「我身有屎」。

我即時以為他吃了精神性藥物,但看他的神精又不像,使我摸不著貓頭,百思不得其解。

直到近幾個月,在交談中得知,當時他是說:「我心有事」

相關連結:
肉醬貓幼年事件薄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沒帳戶請選擇「Name/URL」或「Anonymous」,不需為留言而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