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11-08

1108

十一月八日,是兩個人的生日(當然只是指我認識的人啦)

記得零一年的十一月八日,我為她準備了一份禮物,一篇不堪入目的小說文章.
現在我無法完整把它看一次...真是太爛了.
而這篇爛文正正就是出於我手...我實在很難正視它.

之前也有說過:「承認過錯遠比承認羞恥的事情來得容易哦」

說不定,我只是不想承認自己還跟那時一樣幼稚而已

最後,送上我嘔心瀝血的作品,維記鮮奶一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