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10-19

Birthday

我和大冰的生日相距很微妙,大概只要記得其中一個的就會記得另一個的
近年有種感覺「不是記得我的生日,只是記得大冰的生日而已」
想起來,很久以前就有這種感覺,但沒那麼強烈
或許我在渴求,渴求有人「單純是記得我的生日」
與大冰相比,我總是沒有存在感的
這或許能為「七的幻影」吧?

起題於:10/18/2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