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08-04

備份

webmail中的信件,備份了那段時期她的說話,是唯一的備份
這是由於那時硬碟掛了,這或許是件好事吧
想看都沒法看,否則掛掉的可能是我了= ="

一直都不敢去看那些的信件
單是想到它存在於webmail中,就不禁有點害怕
那些信件我看過三次(之前硬碟的icq、msn歷史更一次都沒番看過)
看時的反應早就忘記了,但這僅僅的三次
足夠令我記住某些說話了...

說話本身並沒什麼大不了
但出在她口中,就一字一句都直接刻到我身上

其中有這樣的一句:

別再說我的說話是別人代我寫的


一直都很疑惑,到底是別人告訴她,還是她自己認為
但我只知道,在這句話之前,我沒這樣想過,更沒說過
這算是什麼?


依稀記得,傳過一封E-mail給妳
雖然沒有備份,但大約記得其中的message
或許是因為其中一句「我會改變的」
使妳覺得那純粹是一封"Qoo煲"信吧(這兒讓我笑一笑XD)
把內裡的自己給喜歡的人有什麼問題嗎?

我確實很少朋友的,因為我不是跟什麼人都可以做朋友的
或者這樣說,要我「虛偽地找個朋友說心事」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

而且他們會做的,一是沉默一是安慰,即使認為妳有做錯的地方
最後令所有人都認為「錯的全都是我」
是不是有點過份呢?

因為妳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感情來對待我,所以妳就讓妳自己討厭我
套律子的一句話:Don't make others suffer for your personal hatred

直到現在,妳仍認為妳的心態並無不妥


起於:那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