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07-15

IMAGE

「你煩不煩啊?別再跟著我了!」她用不耐煩的語氣對住我說
不記得街上的人注視了多久,不記得自己原地站了多久
只記得那是我最後一次看見她的情形

從此,在我的記憶裡,她的表情都是那樣子的...一副討厭我的表情...

這絕對是報應,是對經常擺出哀愁表情的我的一種報應
不知在她的記憶裡,我又是否只存在這模樣、這表情呢?


起於:那年